诸仙无缅

黑帆魔道(二)

这章是回忆杀(回忆的顺序会比较乱算了不管了)(求大家提意见,没写过这种。。。)
哦对了设定是这样的: 原著里大点的山直接以自拟地名相称,小点的就称作xx岛

——————————————
两年前·炎歧·暮溪岛

       初秋雨后的山林清凉湿润,连空气都被洗涤得干净清爽,带了点泥土的腥气。
       魏无羡深深吸了口气,脸上绽开灿烂的笑容——随即被一巴掌在后脑上狠招乎了一下。不用想都知道是谁,魏无羡回头一看,果然是江澄。
       “这都什么时候,还笑!
       “管他呢,能挨一阵是一阵。”魏无无视身后气急败坏的江澄,转过身自顾自踢着石子向前走去,脸上笑意却终是敛去了一点,取而代之的,是一丝不易被察觉的凝重。
       江澄听见这漫不经心的回应,愣了一下,沿魏无羡方才目光向后看去,只见一白衣公子,额上系着抹额,正极其缓慢地,跟着大部队,从他极力掩饰的动作,仍可看出他的走姿有些奇怪,像是……有一条腿无法着地。
       “这是……蓝家二少爷?”
       蓝忘机闻言抬头扫了一眼前方不远处的两个紫衣少年,浅琉璃色的眼眸在其中一人身上停留了片刻,又不着痕迹地移开,淡淡的,透出一种冷漠。
听见动静的温家军官恶狠狠地赶过来,扬起手中制成太阳纹形状的烙铁挥了挥:“磨唧什么!走快点!”说完便又大摇大摆地转到一边去了。
       江澄瞪眼按耐着火气,拉起沉默的魏无羡就住前走。魏无羡却突然挣开他的手转身向后跑去。
       “你……”个沙碧你要干嘛
       只见魏无羡嗒嗒嗒跑到蓝忘机面前,伸出一只手:              “蓝湛,我背你吧。”
       蓝忘机眼中闪过一丝羞怒。
       “不用。”
       “哎呀蓝湛你客气什么,咱俩都这么熟了。”
       “不熟。”
       “蓝湛你……”魏无羡还没说完,蓝忘机就从他身侧走了过去。
       “人家光是看见你就够烦了,你还去给人添堵。”江澄又拉过魏无羡,数落道。
“蓝湛是怎么了,好像今天格外心烦意乱。是出了什么事吗?”
       “你断条腿被人赶着跑你试试看?谁知道有什么事。”
       这点不愉快的小插曲在不久后就被魏无羡抛到了脑后——原因是一个窈窕的背影。
       背影的主人是一位妙龄女子,正与女伴们谈笑嬉戏,一边还灵巧地采撷路旁的野生花草,辗碎了装入一个细巧精致的锦袋。
       “绵绵你做的香囊可真好看!”
       魏无羡听见笑嘻嘻地凑上去:“绵绵,香囊也给我一个呗。”
       “你叫谁绵绵!”女子恼羞成怒。
       “叫你啊,”魏无羡厚起脸皮,“要不,我告诉你我的名字,你也告诉我你的?”
       绵绵看了他一眼,算是同意了。
       “在下行不更名坐不改性,你可听好,我叫做:魏、远、道!”
       魏远道?绵绵犹豫了半天,没听说过这号人物啊。
       蓝忘机从旁边走过,低低地扔下一句:“玩弄字眼。”
       原来是:绵绵思远道。
       女孩子们愣了一下,顿时笑得花枝乱颤。
       绵绵涨红了脸:“谁思你了,不要脸!”
       魏无羡却走神了,满脑子都是方才蓝忘机低沉又带着的嘶哑的声音。

现在·乱葬号·船长室
“公子,醒醒。”
“公子……”
“公子!”
魏无羡一个激灵回过神来:“怎么了吗?”
“快到夷陵岛了。”
“好,你先出去吧。”魏无羡挥退了温宁,犹自呆呆坐在原地。
       为什么会想起那个时候?
       大概是因为自己打算去绵绵那儿补充追捕温晁所需物资?
       但为什么自己老去想蓝湛?
       魏无羡为自己的没出息冷哼一声:“人家根本不待见你,只想铲除歪魔邪道。你这样老凑上去,贱不贱。”
       这样想着,魏无羡出气似起身地将门狠狠拉开:“温宁,把战利品清点一下收拾好。”又从身上掏出一管望远镜,观测了一下到陆地的距离,口中发出了一连串的指令。船上所有凶尸顿时忙碌了起来,来来去去将甲板踩得咚咚响。热闹的场面好歹驱散了魏无羡那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气。
       “马上就要见到四叔他们了,不知过得怎么样,真是想念啊。”

奇葩又危险的脑洞

刚才突然想到。。。如果各种耽美cp里的受突然变成女的,攻会发生什么。。。
(放心我一点也不想详写因为这简直就是一场灾难!!!)
恐怕只有像景七前世的皇帝会迅速接受并高兴到炸裂?
大部分都会愣愣愣愣愣愣愣愣吧。
唔,花城主大概会在一秒之内反应过来:“不管哥哥变成什么样我都喜欢!”
其他人尤其是忠犬攻缓一会后也差不多,倒是我本人会比较膈应,自己站的cp突然转成bg我……但我一定不会厌恶、攻击他们,只是会有种被噎着的接受无能。。。
对了,尤其是对于那种实在很A如林静恒之类原本差点成攻的受,我……
wcf
对于攻受本人,最难以接受的想是舟渡了2333
这事儿禁不住细想,细想是灾难。
后来我又想,你想这么多干什么,人家就是这样的,人家就是好好地在一起,关你什么事?瞎想,自己给自己添堵吧?

还有,加标签什么的累死人了,随便糊弄糊弄得了。

个人简介

从潜水党到终于按耐不住拍案而起(划掉)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天知道我怎么想的。。。
本人学生党未成年,现实生活中自有学习为美妻,不可谓不肾虚,咳咳。
主要沉迷墨香与P大,对别人的小说漫画异常挑剔,久而久之被自己惯到经常书荒文荒……而且正常情况下非耽美不看。
所以无聊了干啥?
捋袖子写文画画呗。
倒是都能干……就是都不精……
最近在努力练男声,争取分攻受,以便随时自娱自乐☺

黑帆魔道(一)[修]

之前那篇是当时还没写完就睡着了,第二天一早爬起来急着去教学楼就直接发了。
明天更(二)
本文ooc,灵感源于十八禁但爆好看的电视剧《黑帆》,海军军官叽x海盗船长羡,有糖有刀有剧情还揣摩着开车,文艺与欢脱齐飞,变态共内涵同色。
作者高中生,手残,懒癌,文笔……一言难尽,尽量非法定节假日的周五周六更新,希望大家支持🙏
——————————————

墨达子斯帝国以海军之强盛闻名于世。组成海军高级领导层的人才,大多来自于帝国四大家族中的蓝家与江家。而其他两大家族,即金家与聂家,主要分管陆军部分。帝国皇族姓温,皇帝名曰温若寒, 年富力强,野心勃勃,一心想要控制四大家族。太子温晁,天姿相貌平平,恶劣自傲,带领手下作恶多端,人皆恨不敢言。
       终有一日,四大家族不堪欺压,揭竿而起,一举覆灭温氏王朝。温氏余党,四下逃窜,其中就包括温晁。温家与江家有灭门之恨,与蓝家有烧府之仇。故四大家族建立联邦后,仍以蓝、江二家为主力,不懈追击温氏余党,匡扶正义。
      
       “啊——”,凄厉的惨叫划破天际,甲板上此刻混乱一片。惊慌逃窜,又陆续有人倒下的人群乱哄哄的。空气中都弥漫着血腥与恐惧。不断有浮肿发白的尸体扣着船弦挤上甲板,砸出咚咚咚的巨响。终于有人将救生小艇丢下海里,试图逃跑。然而,水面下涌动的尸体却断绝了他们的念想。
       舱门砰的一声被人重重推开,里面快步走出一队荷枪实弹的士兵。为首一人已近中年,身着炎阳烈焰袍,面相凶狠。一声令下,士兵们虽面露惧色,仍是二话没说,提枪就上,不分青红皂白一通扫射。他们没有发现,从第一枪打响后,就没有尸体再往船上爬了。
       不久。甲板上终于重归寂静,尸横遍地。众人暗松一口气,却见船头稳立着一个身形纤长的少年人,背对着他们,一身黑衣,红带束发,手中攥着一管通体漆黑的笛子,飘扬的流苏和少年的发带一样,是鲜艳如血的颜色,愈发衬得少年妖冶与狠戾。
“什、什么人?”
“黑衣、笛子……天啊,该不会是……”
“ 怕、怕什么,我们可是有枪……”
少年缓缓地转过身来,黑色的靴子毫不在意地踩过满地血水、跨过横陈的尸体,向他们走来。那张年轻清秀的脸上,此刻仿佛布满阴霾,眼中闪动着的复杂情绪,揉杂了憎恶与快感。他整个人都像是被笼罩在一层黑雾里面,一步步,走得人心惶惶。
“呵,意外收获呀。”少年冷笑一声。这笑容却让人不寒而栗。“今天没空,就不跟你们浪费时间了。”他将手中的笛子举至唇边,吹出一段优美的曲调。这一本应莫名其妙的举动,却彻底坐实了众人心里的猜想。
       “陈情!是夷、夷、夷陵老祖,魏无羡!”
       众人皆条件反射的举起枪对准那少年。下一秒,原本强作镇定的表情却分崩离析。他们面前的尸体正一具具抽搐着站立起来,像是听见了召唤的朝圣者,向魏无羡看去。
      “叭”,为首那名中年人,终于扣动了扳机,枪幸运地没有哑火。魏无羡一个锐利的眼神扫来,中年人顿时被一个沉重的身体撞开,子弹失准不知打到哪里去了。瞬间,冷汗浸透了他的衬衫。
      “屠船。”魏无羡沉声命令道。
      整艘船应声化为人间炼狱。

      远处一艘海军船的船长室里……
      “报告船长,东北方向发现鬼船踪迹。还有一艘疑似属于温氏的船,但旗帜已被降下,无法确认。是否追击?”
       蓝忘机眸色微沉:“ 传达我的指令,以最快速度追击。”
       传话的小兵匆忙跑了出去。
       蓝忘机烦躁地揉了揉眉心。“是你,”他心想,“这次,一定要把你带回去。”

       一具尸体跳上船,低声在魏无羡耳边说了一句什么,只见魏无羡眉头忽然紧锁。他想了想,走向了船长室,不多时,拎着一个信封出来,神色也开朗了些许,只是目光中复仇的火焰愈烧愈烈。
       “我运气好吧?”他侧头向旁边一具走尸笑道,实际相当于自言自语,“竟然让我发现了温晁的行踪!”
自然无人应答。魏无羡也不介意,再次吹响手中的笛子。一艘被黑雾笼罩、鬼气森森的船靠近过来。魏无羡翻身一跃跳了上去,朝西南方轻蔑地瞄了一眼,一艘挂着标有联邦海军标志的蓝色旗帜连同它下方匆匆赶来的军舰一同映入眼帘。“不急着走,”魏无羡狡黠地眯起眼睛,“那应该是蓝家的船,猜得不错的话,船长定是蓝湛那小古板,且逗逗他再走。”掌舵的凶尸闻此果然不再动弹。一个身影却上前抱拳禀道:“公子,蓝二将军所盛船只应是大名鼎鼎的忘机号,依它的速度,若再耽搁,此番定不能逃脱。”
       魏无羡惊讶:“温宁,知道得不少啊。”
       “你亲自前去,告诉他我已发现温晁船只的路线,叫他清醒一点,这关头就别净想着什么天道人伦、是非善恶,天天窝里斗了。再说,”魏无羡嗤笑一声,依然是没有笑意,“我什么心性、干了什么、用什么法子杀人,关他什么事,还真当自己是人间正道世界中心了?唔,刚才那句不用说,就告诉他我魏某人真是荣幸至极,得他亲自来抓……对了,问他这么勤勤垦垦工作,有没有相好的女子。就他那木头样的性子,鬼才主动去勾搭他。告诉他有需要尽管找魏哥哥我帮忙张罗相亲的事,我负责勾搭小姑娘,他负责好好跟人家处……哈哈哈……”
       果然正经不过三分钟。
       于是温宁便带着魏某人劈头盖脸“顺便”关心了一下私人问题的挑衅跳下船向忘机号游去了。
       当温宁被发现时,忘机号上众人脸色均有些怪异。最终温宁还是由脸上表情冷得能结霜的蓝忘机下令捞上来进了船长室。
       温宁从船长室出来后便告辞离开了,将蓝将军“山雨欲来风满楼我自强行凹人设”的脸色留给忘机号船员欣赏。

       “哈哈哈哈你再说一遍快笑死我了!!!”魏无羡狂笑到抽搐,眼泪都出来了。
       温宁“颇为无奈地看了眼”魏无羡:“蓝二将军开始时什么也没说,最后只说了句‘无聊’。”
       这有什么地方好笑了?
       可魏无羡就是觉得想笑。
       待魏无羡情绪稍稍平静了一点,温宁忙问:“公子那我们接下来……”
       “还能干什么,回夷陵岛呗,还能去哪儿?不补充物资了啊?”
       “可蓝二将军那边?”
       “他看着办,希望他不至于敬酒不吃吃罚酒。”魏无羡突然想起了什么:“哦对了,他不吃酒。”

       忘机号
       蓝忘机久伫在甲板上,眺望着那艘阴气郁郁的鬼船渐行渐远。
       “船长,是否立即追击?”
       蓝忘机不语,他的目光仿佛能透过时间,看到那天。
       那天他专程和兄长去金家举办的赏花宴,却没见到那个期盼已久的人。正失落,兄长问道:“忘机,可是有烦心事?”
       在铺天盖地的金星雪浪花海中,他记得自己当时说的话。
       他当时说:“兄长,我想带一人回云深不知处。带回去,藏起来。可是,他不愿。”
       可是,
       他不愿。

七月临的被翻出来了
侵删

黑帆魔道(一)

这两天学校因为国庆假期在补课,更的有点晚。
海军军官叽x海盗船长羡
灵感源于电视剧《黑帆》(18禁,所以你们不要去看了)
————————————————

       墨达子斯帝国以海军之强盛闻名于世。组成海军高级领导层的人才,大多来自于帝国四大家族中的蓝家与江家。而其他两大家族,即金家与聂家,主要分管陆军部分。帝国皇族姓温,皇帝名曰温若寒, 年富力强,野心勃勃,一心想要控制四大家族。太子温晁,天姿相貌平平,恶劣自傲,带领手下作恶多端,人皆恨不敢言。
       终有一日,四大家族不堪欺压,揭竿而起,一举覆灭温氏王朝。温氏余党,四下逃窜,其中就包括温晁。温家与江家有灭门之恨,与蓝家有烧府之仇。故四大家族建立联邦后,仍以蓝、江二家为主力,不懈追击温氏余党,匡扶正义。
       ……
       “啊——”,凄厉的惨叫划破天际,甲板上此刻混乱一片。惊慌逃窜,又陆续有人倒下的人群乱哄哄的。空气中都弥漫着血腥与恐惧。不断有浮肿发白的尸体扣着船弦挤上甲板,砸出咚咚咚的巨响。终于有人将救生小艇丢下海里,试图逃跑。然而,水面下涌动的尸体却断绝了他们的念想。
       舱门砰的一声被人重重推开,里面快步走出一队荷枪实弹的士兵。为首一人已近中年,面相凶狠。一声令下,士兵们虽面露惧色,仍是二话没说,提枪就上,不分青红皂白一通扫射。他们没有发现,从第一枪打响后,就没有尸体再往船上爬了。
       不久。甲板上终于重归寂静,尸横遍地。众人暗松一口气,却见船头稳立着一个身形纤长的少年人,背对着他们,一身黑衣,红带束发,手中攥着一管通体漆黑的笛子,飘扬的流苏和少年的发带一样,是鲜艳如血的颜色,愈发衬得少年妖冶与狠戾。
“什、什么人?”
“黑衣、笛子……天啊,该不会是……”
“ 怕、怕什么,我们可是有枪……”
少年缓缓地转过身来,黑色的靴子毫不在意地踩过满地血水、跨过横陈的尸体,向他们走来。那张年轻清秀的脸上,此刻仿佛布满阴霾,眼中闪动着的复杂情绪,揉杂了憎恶与快感。他整个人都像是被笼罩在一层黑雾里面,一步步,走得人心惶惶。
“呵,意外收获呀。”少年冷笑一声。这笑容却让人不寒而栗。“今天没空,就不跟你们浪费时间了。”他将手中的笛子举至唇边,吹出一段优美的曲调。这一本应莫名其妙的举动,却彻底坐实了众人心里的猜想。
       “陈情!是夷、夷、夷陵老祖,魏无羡!”
       众人皆条件反射的举起枪对准那少年。下一秒,原本强作镇定的表情却分崩离析。他们面前的尸体正一具具抽搐着站立起来,像是听见了召唤的朝圣者,向魏无羡看去。
      “叭”,为首那名中年人,终于扣动了扳机,枪幸运地没有哑火。魏无羡一个锐利的眼神扫来,中年人顿时被一个沉重的身体撞开,子弹失准不知打到哪里去了。瞬间,冷汗浸透了他的衬衫。
      “屠船。”魏无羡沉声命令道。
      整艘船应声化为人间炼狱。

      远处一艘海军船的船长室里……
      “报告船长,东北方向发现鬼船踪迹。还有一艘疑似属于温氏的船,但旗帜已被降下,无法确认。是否追击?”
       蓝忘机眸色微沉:“ 传达我的指令,以最快速度追击。”
       传话的小兵匆忙跑了出去。
       蓝忘机烦躁地揉了揉眉心。“是你,”他心想,“这次,一定要把你带回去。”

       一具尸体跳上船,低声在魏无羡耳边说了一句什么,只见魏无羡眉头忽然紧锁。他想了想,走向了船长室,不多时,拎着一个信封出来,神色也开朗了些许,只是目光中复仇的火焰愈烧愈烈。
       “我运气好吧?”他侧头向旁边一具走尸笑道,实际相当于自言自语,“竟然让我发现了温晁的行踪!”
自然无人应答。魏无羡也不介意,再次吹响手中的笛子。一艘被黑雾笼罩、鬼气森森的船靠近过来。魏无羡翻身一跃跳了上去,朝西南方轻蔑地瞄了一眼,一艘挂着标有联邦海军标志的蓝色旗帜连同它下方匆匆赶来的军舰一同映入眼帘。“不急着走,”魏无羡狡黠地眯起眼睛,“那应该是蓝家的船,猜得不错的话,船长定是蓝湛那小古板,且逗逗他再走。”掌舵的走尸闻见果然不再动弹。

嘿嘿……很辣鸡,我知道……

脑洞一个

想开一篇文
海军军官叽x海盗船长羡
就叫黑帆魔道吧,灵感来源于电视剧《黑帆》
文案如下(不会写,辣鸡着呢):
“山高水长,天涯海角,我终究会找到你。”蓝忘机郑重道。“世道由你,我命我主。”魏无羡冷声道。保护一个人,怎么就那么难?
可能会有知识性错误,欢迎大家看到后指出。
初定每周五晚上或周六白天更,法定节假日除外。

作业本上摸了个兔羡……

为毛发不上去……
不好好写作业天理不容……